冷听不想上班

一个脑洞来自外星的懒人,写作无顺序,偏爱写番外,正文永远烂在肚子里。

人生五十哉,入坑需谨慎。

我双十一的笔怎么还不发货啊!!!!

混蛋!

没笔没橡皮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

万圣节中二犯病ing


我果然草稿太脏,自己快把自己搞死了


假想 : The Magician

今年泳装沉船的真是写照。

我一个泳装都没有出,一个都没有!

最近,好吧……已经不是最近了。

迷上了兽人,嗯……写的文章好像也是这种感觉吧?

在微博上挖到了一个太太,画的全是兽人的线稿,我打算全部拿来当成临摹的练习。

(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开lofter的账号,有人知道的告诉我一声喂~)


有喜欢的人可以去太太的微博下看。

蹭着免费的网课,练习排线,然后完成了一半就罢工了。

动物不在的世界:博物馆写生篇(上)


动物标本博物馆,是国家重要的博物馆之一。参观动物标本博物馆是全世界学生的一个必修课题。每个原国界里,都有一个世界级标准的动物标本博物馆。博物馆的开馆时间和参观时间,都是有明确规定的。每次入馆人数也有限制。

对小,中,高等学校的开馆时间均不相同,要由校方提前与博物馆协商,预定好参观时间,博物馆才会为学校专门提供一日参观的活动。

博物馆内设有专门的参观长廊,绝对谢绝拍摄,严禁触摸任何动物标本展品。凡是违反博物馆任何一项规定者,博物馆有权对违规者进行巨额罚款与驱逐出馆等惩罚。对更甚者,可以直接通报当地执法机关或是矫正机关,强制性处罚。

 

“以上就是你们要严格遵守的注意事项。如果你们被带走了,我作为你们的班主任,既救不了你们,还要连带责任追究。”北极熊老师的下马威,即使只靠身高就足够让在场的学生喝一壶了。

 

“好了,你也不要吓到孩子们了。他们都是高中生了,也不是第一次参观博物馆了。必要的常识还是有的。”另一个带队的鹤老师就明显温柔得多。他也是这个班级的动物史学老师,动物标本博物馆参观课题就是他负责。

 

“我来布置这次课题的任务。主要有两个作业,一个作业今天参观结束后交,还有一个作业下个礼拜我上课收。只要完成了两个作业,动物标本博物馆参观课程就算作结课。”

 

队伍里的学生们都骚动起来,有的人觉得很简单,但也有抱怨麻烦的。与结课作业相比,参观博物馆本身更激动人心。毕竟动物标本博物馆一般情况下只会展出普通动物标本,但是如果是学校提供的课题参观,学生们就能见到以往根本见不到的稀有动物标本以及化石标本。

 

“作业一:完成一幅素描作品。这是你们美术老师的提议,最好画的是自己本身所携带动物基因的那种动物。当然,如果你们想多画几幅也没关系,难得的机会,你们有一整天的时间去欣赏。这个作业在今天参观结束后请上交,我只收一幅你们自己所携带动物基因的素描。”

 

一边说着作业要求,班级委员一边给学生们下发素描作业用的纸张。

 

“作业二:结课论文。你们必须要了解自己本身所携带动物基因的那种动物。它的进化史,它的生理特点,它的生理习性以及它们所拥有的独特魅力。借此学习机会,好好将你们的感受写出来。要求不高,5000字论文格式。下个星期三,我的课上收。”

 

第二个作业,让队伍里更是哀嚎一片。虽然距离下个星期三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但是5000字的论文,还是动物史学的鹤老师亲自批阅,估计这课是没那么容易结的。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负责安保工作的警卫们将博物馆的门打开了。单单是负责前门保卫工作的就有8个警员。其中4个负责迎接,另外4个可以说是全副武装,气氛异常紧张。

 

“动物标本博物馆欢迎你们!我是这次随行的导员,我会负责带领你们参观整个博物馆,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及时的向我提问。”

 

向导姐姐是一个很温柔的白色猫女,碧蓝的眼睛像宝石一样,白色的尾巴有点小俏皮。

 

这次参观的不只有高中部的学生,还有一部分小学部的孩子。小学生还不到可以接受兽化的年龄,为了不吓到年纪小的孩子,校方要求高中部的绝大部分的食肉动物基因携带者解除兽化,最好以人类模样参观。而我,就在被要求的范围内。

 

“不公平,隔壁班的狗都可以兽化,我怎么就不可以?”我有些埋怨。

 

其实兽化与否对我来说没有多大影响,但是被归类到了“会吓到孩子的食肉动物”里,作为一个女生,我还是觉得有点委屈的。

 

“人家狗狗多可爱,你可是灰狼,你就忍忍吧!”和我一起被限制兽化的还有猎豹。他倒是乐得自在,毕竟他人类的外貌可以碾压不少男生了。

 

兽化的形象,其实很大一程度上消除了人类外貌上的差异。所以长得不好看的人,多喜欢用兽化,好看的人可能更喜欢自己人类的原样。当然了,这也不是绝对的。

 

“怎么?你看不起我萨摩耶的血统吗?”

 

“你清醒点!”猎豹朝我脑袋瓜就是一板,“那是你妈妈!不是你!”

 

与我所在的班级队伍相邻的是食草动物和稀有动物的混合组合的班级队伍。

 

“啊~他们两个都不得兽化呢!”瞪羚一幅看笑话不嫌事大的表情,“灰灰一定很受打击。”

 

“那两个人站在一起……”麋鹿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几乎拉高了整个班的颜值对吧!”瞪羚的耳朵一向很灵敏。

 

“还真是……可以说是一道风景。”麋鹿小声的赞叹道。

 

“猎豹他小时候长得就可爱极了。”瞪羚笑道,“我和灰灰还强迫他穿过女装。”

 

“你们那些坏事就不要再说了。猎豹他的性格很大程度上就是你们整的吧?”麋鹿有点心疼的看着猎豹。

 

“哈哈哈!你是指他总是爱耍酷,就好像迫切地表现自己作为男性的魅力吗?”瞪羚捂着嘴,不让自己笑得太大声。

 

“果然……”麋鹿无奈的摇摇头。

 

“呐~麋鹿同学知道吗?灰灰男装的时候很可怕的。”瞪羚故意掉起了麋鹿的胃口。

 

“呃……”麋鹿沉默的皱起了眉头,单说“可怕”的话,她已经见识过了。

 

“下次如果你对她说,你穿男装一定很好看。灰灰的表情会变得可有意思了。”

 

“你还真是个魔鬼啊!”麋鹿叹了口气。

 

“别这样说嘛!毕竟灰灰是属于那种不直说就完全不明白的类型。”瞪羚笑得意味深长。

 

“啊……就是那种明明长得很好看却不自知的人。我懂,她那点确实很让人讨厌。”麋鹿得到了共鸣,点了点头。

 

“嗯……虽然我想说的不是这个,但是你说的也没错。”瞪羚看着麋鹿一脸茫然的样子,又笑了起来。

 

我感觉总有人在看自己,眼睛不自觉地转过去的时候,与麋鹿对上了眼。她身后的瞪羚热情的和我招招手,我也向她们招招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麋鹿无视了我,感觉还白了我一眼。我到底是有多遭她嫌弃?

 

入馆参观的时候,不能交头接耳,不能自由活动,无聊的我直打哈欠。不过为了结课的论文,记录是必要的。猎豹又在一旁塞着耳机打游戏,如果他敢回去之后问我借笔记,我就把他按在地上打一顿。

 

大约花了两到三的小时,整个博物馆大概的介绍就结束了。

 

“重要的展区我们基本都走了一遍,现在大家可以自由参观学习。博物馆里的电脑设备也可以自由使用,电子资料库里还可以借阅3D立体投影的动物标本资料,还可以借此了解动物的活动形式以及各种动态动作。如果有任何疑问,都可以问我或者问你们的老师,我就在这里为你们服务。”向导的白猫姐姐微笑着欠了欠身。

 

“结束了吗?”猎豹摘下一只耳机问道。

 

“是啊!结束了。该去完成素描作品了。”

 

“啊……累死了。”猎豹听到“结束”二字后,活动了他有些酸痛的肩膀和脖子。

 

“打游戏真是辛苦你了啊!”我攥紧拳头,忍着要打他的冲动。

 

“那我们……”

 

“不要!”我一口回绝了他,潇洒的转身就走。

 

“……一起……画吧……”他被我晾在了一边。为了不被他缠上,我很快钻进了别的班级队伍里。

 

按照之前导游介绍的,凭着大概的方向感,我在这个仿佛迷宫一样的博物馆里寻找着灰狼的标本。

 

参观的时候,人太多,看到的都是队伍前方一个个脑袋,压根不得见标本。

 

“真是好极了……我迷路了。”我看了看左右两侧,全是食草动物标本,方向完全错误。

 

“谁设计的博物馆?这么反人类!”

 

如果我非要我评价这个博物馆的话,确实华丽,且极具魅力。然而也正是为了追求这种华而不实的设计风格,完全不考虑参观者的感受。把便民这一点抛到九霄云外,每条道路都长得一样,各种奇怪的岔道。

 

“果然……还是找个工作人员问一下吧?”我自言自语道。

 

就在我郁闷找不到人的时候,下一个路口处就撞上了人。

 

“哎哟!”我被撞得退后了一步。

 

“抱歉……你没事吧?”主动道歉的是一只黑熊兽人。他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一只眼睛充血的红。他穿着保安的衣服,应该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不好意思,我想找狼种类的标本,但是好像迷路了。”我想去搀扶一下他,但是他笑着谢绝了。

 

“哈哈……那你确实走错了。不过没关系,穿过这条长廊,就可以进入熊科动物标本区,狼类型的动物标本的长廊就和熊科动物标本相连。”他费了好大的力气,喘着粗气给我指路。

 

我听了个大概,更多的是担心眼前这个人会不会突然昏倒。

 

“那个……你似乎很难受的样子。需不需要我帮你叫人来?”我好心的问道。

 

“没事,就是一点小感冒而已。我是监控室的值班员,我已经换班了,回去休息就好了。”他脸上的笑也没法掩盖痛苦的神情。

 

再次被谢绝后,我只能默默看着那个黑熊保安先生一步一步的扶着墙走。幸运的是,一起同事的保安刚好路过,把他扶走了。我这才继续寻找灰狼的标本。

 

回忆着黑熊保安的话,我继续沿着长廊走。没走两步,我就停下了。

 

“这……难道是角?”

 

那是一头鹿的标本。巨大的分叉的鹿角,仿佛茂盛生长的大树一样。一股让人窒息的威严。虽然是已经灭亡的标本,但是它的神态,它的身体肌肉的线条都散发着生命的魅力。

 

我无法想象在曾经的大地上,这样的动物踏着自由的步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过脚印。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画面。如果它是活的,向我走来,我很可能会瘫坐在地上,动弹不得。

 

“感觉被压抑着,想要面对却又难以直视。说不清的恐惧,还是尊敬,对吧?”

 

一个人冷不丁的出现在我身边,冷不丁的说出了我难以表述的感受。

 

“鹤……鹤老师?!”我确实被吓了一跳。

 

“灰狼同学怎么会走到这里来?”

 

“我……迷路……”我小声的嘀咕。

 

“麋鹿?哈哈哈!你对麋鹿感兴趣吗?”

 

“唉?迷路……这不能说是兴趣吧?”

 

“看啊!这就是麋鹿啊!”鹤老师抬起翅膀,指向展览玻璃里面的标本。

 

“哈……”我这才反应过来,“这就是……麋鹿?”

 

“很漂亮对吧?传闻它们是神的坐骑,带有吉祥如易的寓意。鹿本就是极具生命色彩的动物,而麋鹿更是带着一种生命神秘的魅力。”

 

鹤老师微笑的看着我,因为我已经将画板顶在腹部,手拿着炭笔,开始不自觉的作画了。

 

“唉?不对啊!我不是应该画灰狼的吗?”我把麋鹿的轮廓都画好了,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被带跑偏了。

 

“哈哈哈哈!没事孩子,相比于追求自己虚幻的身影,能看到美的表情更让人欣慰。画吧!你有的是时间。”

 

鹤老师拍了拍我的脑袋,拂袖而去。

 

此时同样站在与自身不同的标本面前的,还有麋鹿。

 

“麋鹿同学,我们不去画鹿的标本吗?”瞪羚环顾四周,都是食肉动物的标本,看得已经有些乏味了。

 

“嗯……没事,我画得快,你着急的话可以先去。”从自由活动开始到现在,麋鹿已经完成两幅素描了,但是没有一幅是“麋鹿”的。

 

“你不觉得,被一群食肉动物标本围着,感觉怪慎人的吗?”瞪羚不由得往麋鹿身边靠了靠。

 

“那是动物基因带来的生理反应。毕竟食草动物就是害怕食肉动物啊!”麋鹿一边解释,一边手速飞快。

 

“总觉得……神态抓不到位。”麋鹿有些失望的不停修改着画稿。

 

“我觉得已经很好了!再说,这又不是美术课。”瞪羚看着麋鹿之前的画,觉得自己的可能连小学水平都没有。

 

而站在麋鹿身旁的一个小女孩也同样和麋鹿神同步一般的在画眼前的标本。

 

“你也在画大灰狼吗?”麋鹿主动和那个女孩打招呼。

 

“嗯!”女孩兴奋的回答,“因为我觉得大灰狼很厉害!”

 

“哈哈哈,是吗?”麋鹿对孩子的天真逗乐了。

 

“我可以看看你的画吗?因为我怎么都画不出大灰狼厉害的感觉。”麋鹿征求着小女孩的意见。

 

“嗯……唔……”小女孩忸怩着,有些不情愿。

 

“我们交换的看吧!”麋鹿主动将画板拿出来,这样的话,小女孩也不会不好意思了。

 

“好吧……”小女孩同意了,和麋鹿交换自己的画。

 

小女孩毕竟还小,手绘散发出来的稚嫩感,但是也透露着她笔下的灰狼厉害的样子。

 

“你还给它画了衣服啊!它是一位消防员?”麋鹿询问道。

 

“哇——!”女孩完全没听到麋鹿的话,相反她用无比崇拜的眼光看着麋鹿的素描。

 

“这画的不就是灰灰吗?”瞪羚从一旁偷看麋鹿的画。

 

“哪有?!”麋鹿将画赶紧换了回来,把画板抱在胸前。

 

面对瞪羚一幅“真的吗?”的样子,麋鹿羞得咬牙切齿。

 

“姐姐能教我画画吗?我想画给哥哥!”小女孩抓着麋鹿的裙摆就要拜师。

 

“唉……可以……”看着孩子真挚的眼神,麋鹿不忍心拒绝。

 

“那我先去画作业!你们好好交流吧!”瞪羚觉得麋鹿一时半会是不会离开了的,干脆就先走一步吧!

 

“好的……我等下去找你!”麋鹿也不好意思让瞪羚等自己,只能先告别了。

 

麋鹿和小女孩很聊得来,女孩的哥哥也是北美灰狼的基因,不过是黑色的毛。小女孩学校组织的春游活动就是参观动物标本博物馆,所以她想画一只“哥哥”回去,送给自己的哥哥。

 

安静的博物馆里,到处是“沙沙”的素写声。直到警铃打破了一切。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高频刺耳的警报声让还在作画的学生们不知所措。

 

【警报!警报!警报!】电子女声机械的重复。

 

【请……请所有人……到博物馆大……厅集合!】

 

【请各……各校师生……迅速……速撤……撤离博物馆!】

 

广播里传出来的人声十分慌张,再加上通讯里断断续续的电流声。恐惧在逐渐蔓延。

—————————————————————————

嗯……真的正文,虽然我到现在没把世界观设定写出来。架空世界真麻烦……